大學生臥底傳銷內部解救父母

“傳銷太可怕了!”在非法傳銷網絡內部臥底5天后,大三學生林強、林玲(均為化名)兩人終于舒了一口氣。7月19日上午,他們聯


  “傳銷太可怕了!”在非法傳銷網絡內部臥底5天后,大三學生林強、林玲(均為化名)兩人終于舒了一口氣。7月19日上午,他們聯合民間反傳銷人員,與南寧警方里應外合,成功將自己的父母從傳銷組織中解救出來。同時獲解救的,還有他們家族中的另兩位親戚。

  父母身陷傳銷
  林強與林玲是堂兄妹關系,黑龍江省綏化市明水縣人,都在讀大三。之前,他們的父母陸續被老鄉誘惑來南寧“投資好項目”。可通過在電話旁敲側擊,他們得知,父母實際已陷入非法傳銷組織。
  林強說,在臥底角色中,還有另外兩個人,一個是林玲的親哥哥林輝(化名),另一個則是林輝的女朋友,兩人大學畢業剛一年。由于離家太遠,在電話中又勸說無果,他們兄妹幾個才決定來到南寧。可南寧對他們來說,人生地不熟,這讓他們陷入兩難境地。
  在互聯網上,他們開始大量搜索如何解救傳銷人員的信息,無意間,知道有一個名叫“中國反傳銷協會”的民間組織。起初,由于不了解,他們甚至懷疑這也是一個傳銷組織。“如果我們再陷進去,那就完了。”可后來,林強獲知,自己有個同學的親戚也曾誤入傳銷組織,后來被該協會解救,這才打消了疑慮。在與協會取得聯系后,他們開始了解救父母的工作。
   他們從父母處得到部分信息:講課人員并不像以往那樣囚禁聽講者,而是給他們自由,只是拿一些表面很成功的東西吸引聽講者主動“投資”。
  “我們去臥底,他們不會在水里、飯菜中下藥吧?”剛開始,林強對傳銷人員還有此擔心,但在協會人員的指導及協助下,他們開始行動。

  臥底傳銷內部
  林強在學校剛考完試。14日,他只身飛往南寧。15日,在學校放假后,林玲等3人也飛抵南寧。4人共同開始了他們為期5天的臥底解救行動。
  “不管傳銷人員說什么,我們一定不可以按他們的思路走,更不要相信任何他們說的話。”這是他們4人的底線,而這也是“中國反傳銷協會”會長李旭對他們千叮萬囑的一句話。
  “我把父母的銀行賬號凍結了,可后來父母居然借錢"投資",太可怕了。”林強說,父母每人都“投資”了5.08萬元。而傳銷人員稱,兩年后,每人的投資收入都可達到780萬元~1040萬元不等。讓林強哭笑不得的是,父親看到大街上價值數十萬元的豪車,已經開始想入非非,準備“明年也買一輛”。
  到南寧后,林強等4人都住在父母租住之處,位于同一小區,大家可隨時串門見面。“但如果涉及到解救問題,我們就用短信或QQ交流。”林玲說。16日,他們與其他傳銷人員,到了動物園游玩。無論到哪,都有人在一旁“洗腦”,不能脫離集體自由活動。17日,作為新人,開始有“老師”給他們講課,每天兩三個“老師”輪流講,而講課地點都在租住處。上課內容無非是說“純資本運作”的合法性以及“獎金”如何分配等。
  林強稱,雖有人身自由,但每天的時間都被安排得滿滿當當。“晚飯時幾家人聚在一起吃飯,我們就抓住這個時間游說父母。”林強說,為不引起父母及其他傳銷人員的懷疑,他們4人分工明確,林輝是“中間派”,自己等三人則是“反對派”(即反對父母“投資”),如果“反對派”與父母爭議太大,林輝就在中間故作調停。
  此外,“老師”講課中還告訴他們,出于對“行業”的“自我保護”,有五類人不能“入行”,這五類人是:廣西本地人、現役軍人、公務員、在校老師及學生。
  由于林強、林玲兩人都還是學生,不能入行,“老師”就勸其盡快回家,為的是不影響父母在此“投資”及繼續拉下線。對林輝及其女朋友,“老師”則極力挽留,并說:“如果這是傳銷,你們放心讓父母在這里而自己回家嗎?”

  望父母快快醒悟
  7月16日,“反傳銷協會”會長李旭及另一位協會工作人員抵達南寧。在此之前,他們一直通過短信與林強等4人聯系。通過聯系南寧警方,摸清相關情況后,7月19日凌晨,趁有些人還在睡夢中,林強4人與警方里應外合,迅速將相關人員解救,并查獲涉傳銷人員多名。
  林強4人稱,在臥底的5天中,他們見識過300多人聚餐的“壯觀場面”,甚至在金湖廣場處的每一級臺階,都被傳銷人員說出有特別意義。此外,為不讓他們在晚上與其他人見面聯系,本是半小時的車程,對方卻一直在市里繞圈,以迷路為理由,硬是繞走兩個多小時。還有,在車上發短信也被從后視鏡中監視……
  被警方查獲后,林強稱,自己的父親只是在一旁笑,認為自己所作所為是合法的。而讓林強4人擔心的是,回去后父母會不會依然執迷于傳銷,甚至對子女產生怨恨。林強說:“由于不清楚我們過來解救父母的真實目的,家族親戚還等著我們匯報情況,稱如果還有"投資好項目",起碼還有10多個人要過來"發財"。”

本站選取的不少文章素材均來源于互聯網,所載內容僅供參考!如有文章無意中侵犯您的權益,請聯系我們予以更正。相關需求請發信至[email protected]

新正版四不像一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