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調查快遞業潛規則:偷竊行為幾乎無處不在

近年來,快遞行業的蓬勃發展,物流行業與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變得越來越密不可分了。然而,行業內經營管理、運轉機制的高低不平,

記者調查快遞業潛規則:偷竊行為幾乎無處不在

  近年來,快遞行業的蓬勃發展,物流行業與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變得越來越密不可分了。然而,行業內經營管理、運轉機制的高低不平,從業人員的良莠不齊等因素,也給廣大消費者造成了不小的經濟損失。

  連日來,記者對快遞行業進行了暗訪,一位業內資深員工將一些潛規則和盤托出。

  全國網絡?反復倒騰!

  小華(化名)大學一畢業,就投身于快遞行業,至今,從事這一行業已經有三年多了。如今,他已經被所在公司提升為部門負責人。

  據小華介紹,在呼市地區,除了三、四家規模大的快遞公司,剩下的大約二十家快遞公司規模都十分有限。盡管廣告上經常聲稱“某某快遞公司在全國都有自己的網絡”,但這完全是在吹牛。這些小規模的快遞公司不過十幾個人,包括老板、行政人員、財會人員、分揀人員、庫管人員,當然,還有必不可少的快遞員。就這么些人,別說外地業務,連一個呼市都根本覆蓋不了,哪有什么“全國網絡”?

  那么,這些小的快遞公司是如何開展業務的呢?小華說,這些公司通常以低于大公司的價位招攬顧客,攬到生意后,便去聯系跑零擔(編者注:指把零散貨物拼成整車發運到異地)生意的廂式貨車。這些通常載貨量為十噸的廂式貨車,將不止一家小型快遞公司的貨物湊成滿滿一車,然后上路。由于要考慮自身成本,所以,不湊夠滿滿一車,廂式貨車是不會上路的。

  再接下來,比如運往廣西桂林的貨品,在抵達北京后,由當地已經聯系好的快遞公司再進行轉運。用行話說,就是“把貨賣給它”,也就是將運費的一部分付給對方。再往下,北京的這家物流快遞公司用同樣方式將貨物再放進另一輛開往廣西南寧的廂式貨車上。到達廣西南寧之后,當地的快遞公司再接手,當然,也從中掙到一部分運費,然后,再“賣”給桂林的一家快遞公司,貨品至此終于到達目的地。

  表面上看,這是同行之間業務的銜接和傳遞,但是,這樣反復倒騰的貨品往往抵達目的地時不是丟失就是面目全非,并且,無論哪個環節上出現延誤,整個一批貨品抵達目的地的時間都會推遲。

  對于在全國很多城市擁有分支機構的大快遞公司來說,都擁有自己的長途貨運車輛,所以情況要好一些。但是,這并不意味著大公司就是無懈可擊。小華告訴記者,大公司招攬生意的一個重要手段,就是強調自家的覆蓋性之廣。其實,這也同樣有“吹牛”之嫌。或許在大中城市的覆蓋方面,大公司或許有一定的優勢,但在比如旗縣一類的地區,大公司就不可能設立專門的分支機構,實力、成本等因素制約了這一可能性。

  最可能的做法是,假如從廣州來幾件貨品,目的地是包頭市的固陽縣,那么,在抵達呼市以后,公司方面會派人去長途汽車站,找到一輛即將開往固陽縣的長途班車,以每一件貨品多少錢運費的價格與班車司機談妥,實際上,也就等于“賣”給了司機。然后,打電話通知當地的聯系人去汽車站接貨。如果恰巧在當地沒有這樣的聯系人,就打電話直接通知收貨人,讓其去汽車站接貨。

  快遞員的小打小鬧

  在記者暗訪過程中,看到很多快遞公司辦公室的墻上,貼滿了嚴厲打擊內賊,號召員工一心向善的招貼畫,并且還有一些公司內部的防盜措施和具體規定。這也從側面反映出這方面問題的嚴重性和突出性。對此,小華說,從貨品起運直到最后抵達目的地,偷竊行為幾乎無處不在,只是不同的程序讓人們的貓膩有所區別罷了。

  一般來說,行政人員、財會人員、倉儲人員、分揀人員基本上沒有什么偷竊機會,因為公司內部監控措施和貨品進、出庫登記較為嚴密,所以,這些環節上的偷竊行為,也就是大家坐在辦公室里閑聊,看到有新疆白梨、煙臺蘋果、云南宣威火腿、巴彥淖爾油葵一類的貨品外包裝盒“恰巧”出現了裂口,于是手拿點“磨牙”。不過,較之行業內的很多“能人”們的行徑來說,這還真算不得什么。

  談及快遞員,小華說,快遞員的做法是“吃錢”不“吃貨”,也就是向托運人詢問“走快件”還是“走普件”,如果對方提出要走快件,那么,通常快件比普件每公斤多收取兩元錢運費。但快遞員在將貨品取回公司時,卻告訴公司:“人家客戶要走普件”。這樣一來,如果客戶托運的貨品有十公斤的話,二十元錢就穩穩當當進了快遞員的腰包。

  小華說,這是快遞員最常見和最安全的撈錢手法,基本上萬無一失。因為在快遞公司內部,快件、普件到達目的地的時間實際上相差無幾,客戶根本看不出來其中的貓膩。而快遞員為了掙到這筆好處,往往都會將二者的區別無限夸大,誤導消費者產生快件要比普件早到達目的地很多的概念。

  不僅如此,快遞員往往回公司后,對貨品的重量盡量往少說,比如有十公斤的貨品發往四川成都,每公斤運費十元錢。但快遞員在收取客戶一百元錢后,給公司方面轉交貨物時,卻聲稱只有八公斤,這樣一來,他只會將其中的八十元錢交給公司,那二十元錢自然也就成了自己給自己發的“獎金”。從表面上看,這么做只是坑害了公司的利益,不會讓客戶受到任何損失。其實不然,在運送過程中,任何“有心人”都可以從中順手牽羊兩公斤貨品,同時又可以憑借已經縮水了的發貨單來逃避自己的責任,這樣,最終受損失的,還是消費者。

  小華說,一個有經驗的快遞員,至少可以通過上述手段確保自己的飯錢、酒錢、煙錢完全有著落。

  機場環節是個大漏勺

  在快遞業,通過航空線路轉運貨物變得越來越普遍。而小華則對記者表示,這其實是目前發生偷竊行為最為嚴重的一個環節。其手法異乎尋常但又體現了真正的“專業水平”。

  據小華了解,快遞公司負責向機場轉運的人員,一般都是與機場取、收件的工作人員相互勾結實施偷竊。雙方一見面,開始心照不宣地傳遞貨物,所謂的“傳遞”,其實就是把裝有的貨品用手掂一掂。據說,有經驗者完全可以憑借分量來判斷箱中究竟是何種貨品。為了驗證自己的判斷,他們將分揀出來的貨品重重摔在地上,紙箱經不住摔打,必然要出現至裂口,從這個裂口便可以看到里面究竟裝了些什么。如果是筆記本電腦、手機、高檔服裝等貴重物品,相關人員就可能據為己有。如果判斷錯誤,里面不是值錢的東西,這只紙箱也基本不會到達目的地了,很有可能被遺棄在某個垃圾箱中。而相關人員只要出具一份“報損通知書”,便萬事大吉。

  肥差到底有多肥?

  向機場收、發貨品的職位,在快遞公司內是一個盡人皆知的肥缺。小華的一個好朋友來自呼市清水河,在另外一家快遞公司工作,負責去機場發、送貨品。從業還不到三年的他,已經為自己購置了一輛北京現代,再有不到三年,買房也不是問題。

  不過,小華這個朋友已經被其所在的公司調離了崗位。因為,他的上司們當然清楚這里面有多少貓膩,所以,這種職位經常換人,就怕他們與機場的“同道中人”混得太熟、相互勾結,損害公司聲譽。

  除了這一環節,偷竊行為在整個承運過程中,幾乎無處不在,只是頻繁和嚴重程度沒有如此嚴重而已。據小華介紹,他的另一位朋友,同樣來自農村貧困家庭,在一家快遞公司當裝卸工,也是個“有心人”。即將結婚的他,幾乎沒為添置家中物品花過什么錢,很多東西都是順手牽羊。

  此外,在長途運輸階段,在委托跑零擔車輛轉運貨品階段,抑或委托長途班車司機幫助運送貨品階段,任何相關人等都可以順手牽羊。

  潛規則的形成事出有因

  那么,這么多種讓消費者不寒而栗的潛規則產生的原因是什么?小華根據自己的從業經驗和快遞行業的現狀,進行了分析。

  首先,物流快遞行業門檻過低,導致眾多本身不具備從業資質的小公司如雨后春筍般大量出現。僅僅十來個人,就能夠開起一家公司來,其能力與實力根本無法形成正常運轉。比如這幾年春節期間,大量消費者飽受遲遲收不到貨品之苦,其原因就在于眾多小公司的能力根本無法承運如此眾多的貨品,而規模較大的公司又是超負荷運轉。

  同時,中間環節過多,也是一個重要原因。對此,小華舉了一個非常形象、生動的例子:一只猴子如果想把一桶水提到目的地,會浪費很長一段時間。而如果一群猴子來進行傳遞,速度會迅速地提升起來。這固然沒什么錯。但是,這么一群猴子來傳遞一桶水的話,效率陡然上升的同時,這桶水到達目的地時,也許就只剩下小半桶了。所以,無論是內部嚴重的偷竊問題,還是反復倒手、轉運貨物所帶來的問題,都與中間環節過多有著直接關系。

  再有一點值得關注,就是相關法律法規從客觀上幾乎完全剝奪了對消費者的保護,幾乎就是給快遞公司提供了最大限度的行業保護。主要是兩方面條款:一是在任何一家快遞公司保單的第一條中,往往會注明“承運方有權委托第三方進行承運”,大多數消費者對此不甚關注;二是《郵政法》規定:快遞公司丟失貨品后的賠付標準,不得超過每一公斤20元。換句話說,消費者丟失的哪怕是鉆石珠寶、真金白銀,快遞公司也最多會賠付這么多。從業經驗豐富的小華,一針見血地評價了這一條款:“不管消費者怎么打官司,最終獲勝的肯定是快遞公司,因為這條法律在我們快遞行業就叫——行業保護性條款!”

  基于自己多年從業的經驗,小華希望消費者托運貨品時,一定要留個心眼兒,別聽快遞員瞎忽悠。同時,如果托運的是貴重物品,無論如何也要上保險,因為據他所知,很多消費者不愿意為自己的貨品投保。但如果發生了丟失的情況,根據前面提到的法律有關條款,消費者會血本無歸,所以,切莫因小失大。記者 阿民

本站選取的不少文章素材均來源于互聯網,所載內容僅供參考!如有文章無意中侵犯您的權益,請聯系我們予以更正。相關需求請發信至[email protected]

新正版四不像一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