縣官遭遇“桃色陷阱” 待女方懷孕后還出面鏟事兒

原標題:縣官遭遇美人計之后 來源:法制晚報 法制晚報·看法新聞(記者 張瑩 編輯 岳三猛)日前,安徽縣處級干部錢士利犯濫用職權罪、受賄罪一案被駁回上訴,維持原判。2017年9月

 

  原標題:縣官遭遇美人計之后

  來源:法制晚報

  法制晚報·看法新聞(記者 張瑩 編輯 岳三猛)日前,安徽縣處級干部錢士利犯濫用職權罪、受賄罪一案被駁回上訴,維持原判。2017年9月29日,此人一審獲刑2年2個月。

  看法新聞記者注意到,他曾身陷“桃色陷阱”,被小混混威脅。對方為拿到水面管理權,出錢安排一女子與其開房,待到懷孕后還出面鏟事兒。

  錢士利懺悔道:“我悔恨,悔恨自己沒有經受住金錢和美色的誘惑,一失足成千古恨。”

(錢士利)(錢士利)

  小混混為承包業務,安排女子引誘官員

  錢士利,1961年3月12日出生于安徽省蚌埠市,此前曾擔任五河縣沱湖省級自然保護區管理處原主任、原黨工委副書記,沱湖鄉原黨委書記。

  2017年9月29日,錢士利因犯濫用職權罪、受賄罪,一審獲刑二年二個月。錢士利不服,提出上訴。2017年12月18日,蚌埠中院作出終審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看法新聞記者注意到,錢士利犯罪的根源竟是女色。他懺悔時稱:沒有經受住金錢和美色的誘惑,一失足成千古恨。我悔之過,我痛之過,我恨之過……

  原來,2014年,為解決保護區水面被偷捕、破壞環境等問題,管理處決定聘請第三方來管理保護區水面。不法分子則盯上了這發財機會,擔任主任的錢士利自然成為了被圍獵的目標。

  判決書顯示,2014年,沱湖鄉西壩口村村民歐帥、董某安排某酒店女服務員張某與錢士利發生了不正當關系。據歐帥證實,在張某與錢士利發生性關系后,付給張某兩萬元。拿著監控錄像,歐帥等人就像是拿到了“金牌令箭”,用這個作為要挾,向錢士利表達了想承包保護區水面的想法。

(紀檢部門通報錢士利違紀情況)(紀檢部門通報錢士利違紀情況)

  因害怕情況公開對其造成不利影響,錢士利告訴歐帥,不要把事情捅出去,做事要有分寸。并且暗示,歐帥需要以公司的名義與管理處簽訂管理協議。2014年6月,歐某注冊成立公司,并擔任法人代表。公司成立后,錢士利召集開會,提出將保護區水面交給歐帥成立的公司管理。

  此外,在與錢士利發生關系后一個月左右,張某發現自己已經懷孕。在知道這一消息后,錢士利授意歐帥等人處理此事。隨后,歐帥支付給張某3萬元后,要求其墮胎,并寫下文字,表示不再與錢士利聯系。

  在悔過書中錢士利提到自己身陷“桃色陷阱”充滿了悔恨和無奈,“我這一生中所做最惡心、最不愿提起的事,就是與歐帥、張某的交往,他們的所作所為卑劣、陰險、可恥,他們為了利益不擇手段,而我作為一名有20多年黨齡的縣處級老同志,卻被一個玩世不恭的小混混所把控……”

  擔心丑事曝光,竟然多次庇護混混

  據歐帥供述,他和張某2010年就已認識。2014年5月的一天早上,他在街上遇到了張某,聊了幾句,然后聊到了她和錢士利的關系,她說錢對其有意思。

  歐帥突然想到,如果她和錢士利發生相關性的話,以后有什么事情找她就可以了。當天下午,歐帥就去找了董某商量。對方提出,要不花點錢,讓她和錢士利發生關系。他們將張某約到車里,說:你要是和錢士利發生性關系,就先給你幾萬塊買東西。

  張某說,你把我當什么人了,考慮考慮再說吧。一個星期后的一個晚上,張某打電話告訴歐帥,她昨晚已經和錢士利發生性關系了,還調取了她和錢士利一起進入房間的視頻。

  幾天后,張某打電話說她懷孕了,是錢士利的。為證實真的懷孕,她還把彩超的單子拿給歐帥看,對方就把3萬塊錢給她了。

  看法新聞記者注意到,這樁看似下套的陷阱,其實背后還有故事。原來,張某說,其實她早在2010年就已經認識歐帥,并發生過兩性關系,后來他老婆鬧,就分手了。待到對方要求她聯系錢士利時,借口是找他喝喝茶。隨后,她開好房等待錢士利到來。

  大概晚上七點多鐘,錢士利來到酒店,而張某自己喝酒喝多了,頭疼。待到錢士利給其燒水時,因為水壺的蓋子壞了,放在底座上時水濺到錢士利的臉上,她就給他擦,之后就發生了性關系。

  此后,錢士利因害怕自己“丑事”被公開,對歐帥的違規行為視而不見。也正是因此,引起群眾的不滿,并造成了惡劣的社會影響。

  據安徽省紀委關于錢士利的案例剖析中披露,歐帥在如愿拿到保護區水面管理權后,漸漸把原本目的暴露出來,違反合同規定私自捕魚、放養螃蟹,為謀私利不惜大肆破壞沱湖生態環境。群眾多次反映違規行為,但錢士利因害怕自己“丑事”被公開,沒有采取有效手段加以制止。在五河縣組成調查組進行調查期間,錢士利故意以群眾反映缺乏事實依據,向調查組隱瞞歐帥違規情況。

  這樣不負責任的處理意見得不到群眾的認可,群眾越級訪、進京訪時而發生,并多次在報紙、網絡等載體反映,造成惡劣社會影響。因社會反響強烈,管理處要求歐帥退出沱湖水面的管理,歐帥不服,向五河縣人民法院起訴管理處違反協議約定,要求繼續履行合同。

  訴訟中,錢士利依然沒有向法庭舉證歐帥存在違反協議私自養蟹、捕魚的事實,造成管理處敗訴,合同繼續履行,給政府形象,給沱湖的生態環境保護工作都造成極為惡劣的影響,也極大損害了群眾對黨和政府的信任。

  收15萬好處費,違規發放補償款

  
  看法新聞記者注意到,在錢士利的犯罪事實中還包括擅自發放圍網拆遷款79元余元,并收受15萬元的賄賂。

  2012年年底,個體養殖戶劉紅旗在承包沱湖水面合同即將到期前,找到錢士利提出續包請求。同年12月12日,錢士利主持沱湖鄉黨政聯席會議,決定延長劉紅旗一年承包時間,并且給予劉紅旗18.8萬元的費用減免。但是會后,錢士利未安排簽訂協議,也沒有明確雙方的權利義務。

  事成之后,劉紅旗為了感謝錢士利的支持和關照,多次向其行賄。2013年中秋節前,劉紅旗送給錢士利5萬元。“因為這是第一次收到大額現金,所以害怕是第一反應,退回是強烈和直接的反應,當多次退還不掉,又沒有什么事情發生時,占有欲越來越占上風,害怕也就漸漸淡化。 ”錢士利表示。

  2013年10月,五河縣對沱湖下游水域圍網開展整治,在2013年12月底前主動拆除圍網的,根據每戶用于圍欄養殖的主網長度給予拆除圍網設施補償。但未交或欠交水面承包費的、逾期圍網沒有拆除完畢的,不予補償。

  錢士利任整治工作領導小組第一組組長,具體負責沱湖鄉圍網整治工作。而錢士利在明知劉紅旗承包合同已經到期,并且未繳齊2011年至2013年所欠水面承包費的情況下,未向有關部門、領導請示,簽字同意發放劉紅旗圍網拆除、船只拖運補償共計790220元。

  之后的2014年春節、中秋,錢士利兩次收受劉紅旗送現金,每次5萬元。除現金外,劉紅旗還多次送給錢士利五糧液、中華煙以及水產品等。

  2016年3月,錢士利因歐帥管理水面一事被紀檢委調查,擔心收受賄賂的事情敗露,決定將15萬元的現金退給劉紅旗。

  囹圄之中的錢士利懺悔道,“我悔不當初,可哪里去找后悔藥,我自取其辱,可回頭的路已成為了我人生的一面恥辱墻。往事不堪回首,我想痛改前非可現實無力挽回,等待我的將是法律的懲處。 ”

責任編輯:柳龍龍

本站選取的不少文章素材均來源于互聯網,所載內容僅供參考!如有文章無意中侵犯您的權益,請聯系我們予以更正。相關需求請發信至[email protected]

新正版四不像一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