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南“水泥藏尸”案兇手曾將房子給同學借住5年,詭辯未殺人

庭審現場。 ?“濟南中院”微信公眾號 圖 1月19日,何東升雙臂反綁、腳戴腳鐐,被兩名戴著頭盔、墨鏡的警察押進濟南中院法庭。 他身著黑色外套頭戴藏青線帽,面色平靜,胸口掛著

 

庭審現場。 ?“濟南中院”微信公眾號 圖
1月19日,何東升雙臂反綁、腳戴腳鐐,被兩名戴著頭盔、墨鏡的警察押進濟南中院法庭。
他身著黑色外套頭戴藏青線帽,面色平靜,胸口掛著一個白色紙牌子,上面黑色字體打印著:何東升。在他周圍的四個角上,還有四名持槍警察。
這是濟南電視臺新聞頻道播出的何東升被執行死刑前的畫面。濟南中院判決認定,1996年,何東升為占有100萬元錢財,將5人約至自己承租的房子一一錘殺。
據媒體公開報道,何東升在臥室砌了一長方形池子,將5具尸體藏匿、封存于其中長達6年。2002年8月因轉移尸體案發,何東升潛逃外地,被公安部列為A級特大殺人逃犯。潛逃期間,何東升更名換姓,娶妻生子,直到2009年被抓捕歸案。
此后直到2018年1月19日被執行死刑,何東升經歷了近9年的偵查、起訴、審判過程,一名了解案情人士告訴,何東升在受審時一直否認殺人,只承認藏尸。
水泥臺藏尸
這起命案在發生6年之后才被揭開。據《濟南時報》報道,濟南市民崔某是何東升的同學,1997年春的時候因為崔某結婚無房居住,何東升表示自己有一處舊房子,可以讓崔某夫妻居住,但何東升要求,這套兩居室的房屋,崔某夫妻倆只能住東屋,西屋內有貴重物品,上鎖不能住人。
根據崔某的證言,房子是新裝修的,新刷了墻、油漆了門、窗框,地面是新鋪的瓷磚,聞不到油漆味,“感覺房子裝修后放置一段時間了”。
到了2002年8月,一次崔妻的侄子來濟南小住,他對長年鎖著的西屋覺得很奇怪,就建議把房門打開。西屋最終被鎖匠打開,崔妻和侄子,發現屋內除了落滿灰塵,沒有什么異常。只是有個臺面看起來像是水泥砌成的,外邊還包裹上了木材和厚厚的地毯。
房門被打開后不久,崔某就接到了何東升打來的質問電話,要求立即收回房子。據崔某說,何東升當時是從高架路上經過時,看到西屋的窗戶打開,知道有人進屋。
隨后何東升找到幾位親朋好友,說是要搬家,還找來了一輛貨車。何東升聲稱,要搬的東西是“文物”,非常貴重,必須輕拿輕放。
“文物”被送到濟南市市中區何東升租住的另一個帶院子的房子。2002年8月的一天,房東聞到自家院內小房中有異味,又聯系不到何東升,于是選擇報警。民警趕到后,在小屋地下發現了何東升搬來的“大包袱”,發現5具尸骸。部分尸骸身上,還攜帶有相關的身份證件,經過一系列追查,警方發現,這5人均是在1996年12月份失蹤的,失蹤的時間是在相同的兩日內。隨后,何東升潛逃外地,他也被公安部列入A級通緝嫌犯追逃。
漂白身份,再涉刑案被抓
潛逃的何東升用兩個假身份周旋于兩個女人之間,在四川、云南藏匿起來,時間一晃近6年。
《濟南時報》的報道稱,2009年2月的一天,何東升等6人,以介紹工程為由將男子唐某騙至昆明一家具城內,向唐某強行索要5萬元。唐某拿不出錢,只好找到另一朋友,將5萬元錢匯入何東升的銀行卡內,6人才將唐某放走。之后何東升被當地警方立案偵查,2009年3月7日,何東升被公安機關抓獲。
不久,濟南市公安局刑偵支隊法醫專家畢建紅從網上發現DNA數據庫報警,顯示云南昆明唐某被勒索案一物證(副駕駛座上黑色手套上)血跡DNA與公安部A級督捕逃犯何東升的父母DNA在13個基因座符合雙親遺傳關系。
據《齊魯周刊》報道,畢建紅聯系了昆明市局DNA實驗室,并采集到何東升父母新的血樣進行檢驗。為了確定該嫌疑人是何東升,畢建紅還請求昆明市公安局DNA實驗室對血樣進行Y染色體檢驗,同時找到該嫌疑人照片,初步認定他即為何東升,后昆明DNA實驗室進一步確認其Y染色體DNA檢驗結果與何東升父親Y染色體DNA檢驗結果一致。經過3天的努力,畢建紅最終認定,唐某案中的嫌疑人,即是身份漂白的何東升。
《濟南時報》報道稱,致使何東升落網的搶劫案,因法院查明何東升與唐某確實有經濟糾紛,認為不構成搶劫罪。
何東升隨后被濟南警方押回。《齊魯周刊》的報道稱,濟南刑警張健押何東升回濟南的路上,何東升這樣一個情商、智商、心理素質極其超群的人表達了做個號長的“奢望”,并自稱若沒有當時的貪念,早就位顯祿高。
落網近九年后被執行死刑,受審時只認藏尸
何東升被抓后,該案經歷了8年左右的偵查、起訴、審判過程,其間公開報道并不多見,其中,2016年6月15日濟南中院對該案的一次重審開庭見諸報端。
《濟南時報》報道稱,何東升在此次庭審中否認殺人只認藏尸。他稱自己當時擔任一家單位的會計,王某某帶著幾十萬元現金找到他,說想暫存到他的單位里。何東升答應幫忙,于是將王某某等人帶到自己家里。一天,他返回家中,發現王某某、于某在他家,張某某等三人則倒地身亡。當時王某某稱,貪污公款后,張某某等三人抽成太狠,遂將這3人殺了。接下來,何東升帶著王某某、于某,將錢暫存到何東升的單位處。第二天,何東升再返回家中,發現王某某、于某二人也已身亡,家里一下子有了5具尸體。
何東升稱,他當時覺得,反正他們都死了,錢就歸自己了,就把5具尸體藏在西屋里。
一名了解案情的人士告訴澎湃新聞,何東升受審時很平靜,公訴人舉證時,有時還沒說完他就會說自己知道,畢竟經歷了很多次庭審,辯護律師也認為何東升故意殺人的證據不足。
根據濟南中院微信公眾號消息,該院經審理認定,何東升1996年12月與高中同學王某某及王某某的連襟于某經預謀后,王某某騙取其初中同學時任濟南市某銀行會計科副科長張某的信任,將該行的100萬元用于申購股票,股票中簽后,張某某、王某某等將99.7萬元余額轉存至活期存折上,后王某某通過其高中同學某銀行職員李某使該款提前到賬。
同月18日下午,王某某的朋友桑某等人用該存折取款,送至何東升承租的濟南市天橋區某小區603室。何東升為占有該款,在603室持鐵錘猛擊桑某頭部致其死亡,隨后兩天內又先后將李某、張某某、王某某、于某騙至該室,以同樣手段殺害。經鑒定,四被害人均系嚴重閉合性顱腦損傷死亡。
除了故意殺人外,濟南中院還審理查明,何東升還利用擔任工作單位會計、出納的職務便利,擅自將400萬元公款用于個人炒股;虛構事實,從單位銀行提取現金13萬元據為己有。
最終濟南中院以故意殺人罪、貪污罪、挪用公款罪數罪并罰,判處何東升死刑。宣判后,何東升不服判決,提出上訴。山東高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判,之后最高法核準了死刑判決。
2018年1月19日,5名青年遇害20多年后,何東升被押赴刑場,執行死刑。

本站選取的不少文章素材均來源于互聯網,所載內容僅供參考!如有文章無意中侵犯您的權益,請聯系我們予以更正。相關需求請發信至[email protected]

新正版四不像一肖中特